TRAUMA

我们在炎热与抑郁的夏天,无法停止抽烟。


1.APH
苏联/俄罗斯/伊比利亚/北欧/亚细亚
2.全职高手
王/别/翔/喻/微草的所有朋友
3.城拟
俄罗斯/西班牙/武汉相关
4.舰c玩家
5.追星狗
SEVENTEEN/BTS/NCT
6.

[刘小别&卢瀚文]shall we talk

基本上是对话,非原著设定。
半夜脑洞,哎。



“小别前辈,要不要一起去吃冰淇淋啊?”卢瀚文穿过匆忙离开的人群,拽住了刘小别的衣角。

“都说了多少次了叫我名字就行了,什么前辈前辈的,偶像剧呢你!”刘小别拍开卢瀚文的手,“行,你请客,就街角那一家吧。”

街角那家店开了挺久了,从刘小别小学的时候就开业了,一直到刘小别上高中。

“等我长大了也开一家冰淇淋店,天天请你吃,怎么样?”卢瀚文搓了搓手。

“闭嘴吧你,先把这次的钱还了再说。”由于卢瀚文再前台突然发现自己没有带钱包,冰淇淋的钱只好归刘小别垫付了,现在他非常生气,需要一些冰凉镇静一下。

开冰淇淋店,以前的我好像也这么说过。刘小别为了找到这句话的出处,让自己潜进了记忆中。


“等我出院了,就请你吃冰淇淋!”

刘小别腿上打着石膏,躺在病床上,伸着脖子对着隔壁床的女孩说。他爬树的时候把腿摔骨折了,被袁柏清和爸爸妈妈嘲笑一番之后被送进了医院。

“这都快秋天了,怎么吃冰淇淋呀。”隔壁的女孩叫小琳,在刘小别进来之前就躺在这里了。

“没关系的,街角刚开了一家店,有好多人去呢。”

“好吧。”


用袁柏清的话来说,刘小别像蟑螂一样顽强地恢复,一个月后终于可以出院了。

袁柏清还说,刘小别是不是喜欢小琳。

“没有!我一点都不喜欢她!”刘小别简直想跳起来把袁柏清的脑袋按进墙里。


虽然这么说了,刘小别还是请小琳去吃了冰淇淋。

逃出医院的过程很惊险,因为小琳还不能出院,绝对不可以被护士发现,所以刘小别像特工一样,偷偷摸摸地观察着情况,在走廊里窜来窜去,下楼梯的时候也要猫着腰,最后加速冲出大门。

刘小别用自己攒了几个星期的零花钱买了两份冰淇淋。

“我好久没吃冰淇淋了,爸爸妈妈都不让我吃...”小琳咬着勺子说。

“没关系,我让你吃,等我长大了,就开一家冰淇淋店,天天请你吃冰淇淋!”刘小别舔了舔嘴巴,说出了自己的豪言壮语。

“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长大......”

“没事的,”刘小别很酷地用手比了一个暂停的姿势,“女孩子不需要长太高。”

小琳笑了笑,接着吃冰淇淋。

然后他们就分开了。

大概一个月后刘小别又和同学去了那家店,他决定再打包一份给小琳。

他用当时逃出医院一样的方式,特工一般地潜入了小琳的病房。

床已经空了。

刘小别有点不安,她要么是出院了,要么...不会是...死掉了吧。

“姐姐,这个床的病人出院了吗?”

“那个小女孩吗,已经去世了。”

她真的死掉了。

刘小别站在病房里,手提的袋子里冰淇淋在慢慢化掉,袋子外的水珠砸在地面上,发出啪嗒的响声。

然后刘小别明白了,长大真的是一瞬间的事情。

因为在某一滴水珠落下的时候,他突然接收到了世界的残酷,他尝到了一丝长大的苦味。又冰,又苦。


“你在想啥?”卢瀚文的声音把刘小别拉了回来。

“在想你为什么这么讨厌。”

“丢!”

“小鬼,你要好好长大。”

刘小别伸出了手,有些笨拙地揉了揉卢瀚文的头发。

“长大以后一定要请我吃冰淇淋。”

评论
热度(16)

© TRAUMA | Powered by LOFTER